永春殿 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觀看影片  

少林派永春拳 取名於 福建蒲田少林寺的永春殿,其中授武地點還有有羅漢堂、般若室、達摩院等。

相傳蒲田少林 主持至善禪師於清廷火燒少林寺後,為逃避清兵追捕而隱於廣東佛山、清遠一帶,後匿藏於佛山瓊花會館作伙伕之職,並隨戲班坐紅船落鄉作息,後到東莞,因事怒打王坤,才身份暴露,紅船中人向其求教拳法,由於船上環境不同,其中教授了一套木人樁法及六點半棍法,並把木人樁一百零八法撮成拳法,謂之樁拳,熟後埋樁,紅船首批弟子有黃華寶及梁二娣,當年生活於紅船上,船中地方空間不多,黃華寶 再授藝於大花面錦即(新錦),新錦 三傳於 馮少青、獨將六點半棍傳簡明;馮少青再四傳 董植、董安、鄧算,董植再五傳至 朱頌民,而朱先生的六點半棍學自簡明之子簡昌,二人本已有表親之誼,故從簡昌處學得其棍之真諦。

朱頌民先生乃佛山望族,其祖宅朱家大屋,佔地甚廣,宅旁蓮塘處處,故名蓮花基,後來開闢馬路之後,稱為蓮花路。朱先生年少好學,且家道富厚,藏書甚豐,故自年幼便博覽羣書。其姑丈、舅父均是醫學世家,朱先生更追隨他們攻內科醫學,後又習跌打傷科。由於朱先生年幼時體弱,稍有風寒,立刻生病,故其祖母安排他從一教頭習武。
在十八歳那年,仼職於其親戚所辦的仁安押店,認識來自清遠的押業買手黃哲誠,朱先生與他交往差不多一年,才得悉他原來對拳術法理甚有硏究,對他武技大為折服,於是便拜黃哲誠為師。黃先生是永春拳好手,引導朱先生領悟拳術奧秘的恩師(據聞 至善禪師,因怒打王坤後,被清廷緝捕,因而逃亡至到清遠,匿藏一姓黃的武舉人家中,當時 黃武舉年屆五十多歲,並將一套花拳(花拳由三套套路所組成包括 平拳、佛拳、及 梅花八卦)及跌打醫術傳受給他及其兒子,時年黃哲誠已十一、二歲,故他在祖父、父親隨至善習藝時,也在旁同練。此便是黃哲誠成為至善禪師第三傳弟子之說,而朱頌民先生曾笑說自己有越級之嫌,事實上他確實深受 黃哲誠師父影嚮。
朱先生隨黃師三年,回鄉前黃師告訴他佛山 董植有一套樁拳及木人樁法,同屬少林嫡傳永春殿之武技,若有機會要兼收並蓄,不可錯過,故此朱先生便隨董師習樁拳及木人樁法。
朱先生拜董植為師,從佛山接他到澳門並設館並供養一切,其時朱先生還有一要好結拜兄弟徐國樑,他們一同拜師學藝至八、九年後,到日本侵華戰爭後,董植返回佛山。

戰後朱頌民先生於澳門篷萊新街七號設館行醫,除將武藝教授兒子 志煒外並有授徒,但因大多業餘性質,鮮有公開。不久約一九五三年 朱先生到香港發展,於鮮花公會任主診醫師,並兼任數個商會醫事顧問;因其醫館與油麻地大德欄相去不遠,能和其他永春派好手聚在一起練拳,當時 大德欄由鄧奕師傅任教,其他同門還有羅超垣(羅超垣父親羅蔭南都是師承馮少青)譚光,衛恩(大德欄老闆)等,而朱先生作顧問,大德欄年代學得永春拳好手不少。鄧奕父親鄧算,亦是師承馮少青,而鄧奕先生於1960年得到林家聲之父林尚榮邀請,到劇藝社教導藝員,其中更有不錯的學生,後因劇社拆建而停止,從此鄧先生不再公開教拳,只選擇幾個品性純良的學生作私人教授,其中有陳凱旋、鄺澤昌等,鄺先生後移居加拿大,可惜遇到交通意外英年逝世。

六十年代朱先生離開了大德欄後,得蕭姓友人晚上商借一地方(位設上海街近旺角道之 時光電器舖樓上)開始正式在香港授徒,繼後他的兒子 志煒由澳門遷居香港,朱先生授徒亦由上海街搬到新填地街五十號左近之天臺,六十年代初至七十年代末,朱先生因有其私人醫務繁忙,且擇徒至嚴,入門子弟不多,但其對門下弟子都親如子侄,愛惜身教,備受讚頌, 除澳門外,香港師承其技藝門人有兒子朱志煒及眾孫,入室弟子有陳永如、蕭瑞明、伍慶林、梁貴和、梁乃忠及莫宗偉等。數十年間,朱先生拳藝嚮譽,受人尊敬,廿年前新武俠雜誌訪問篇更尊稱他為「永春派掌門人,儒醫朱頌民」。 少林派永春拳同們除朱先生的弟子延續其拳藝外,大德欄年代鄧奕,羅超垣,譚光等名師都各有得意門徒,惜大多或只作業餘密練,極少有公開設館授徒,致為人熟知者不多而已。

特點
永春屬內家拳法,有蓄意在肘,短橋窄馬內斂法,有增補作戰距離的長橋大馬,有溫文沉靜,輕巧纏綿之柔,又配以乍現的雄渾剛勁,能以靜制動,以柔制剛,以小勝大,尤其適合體形單薄,清秀之人學習,且能在面積不大的空間修煉,是保健防身的優良拳術。

套路
拾一拳(又稱永春拳、拾一段拳)、三拜佛(又稱佛拳)、樁拳、雙攻拳、平拳、梅花八卦拳、木人樁、六點半棍、扇面六點半棍 

 

 
 
 

您目前位置: Home 武術介紹 永春殿